專家:以市場機制破解信托剛性兌付

時間:2014-06-16作者:用戶提供來源:網絡收集整理【字號:

“假信托”案件頻發,代銷法律糾紛屢現,兌付危機連連上演……坐上金融業第二把交椅的信托業,近期屢屢遭遇風險挑戰。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調查發現,當“剛性兌付”演變為不成文規則,信托產品風險逐步釋放的同時,也隱藏了一系列發行、銷售及擔保隱患。專家認為,為穩步釋放投資者群體風險,應用市場化的機制打破剛性兌付的潛規則。

“剛性兌付”成不成文規則

轟動一時的中誠信托“至誠金開1號”以兌付本金和部分利息告終;房地產信托“上海錄潤置業股權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”近期陷入借貸糾紛“剛性兌付”再度發威。“剛性兌付的實質,是要信托機構提高對不良資產的容忍度,將投資品存款化,仍在積累風險。”上海市銀監局創新業務監管處處長王鑫澤說。

年初以來,多款信托產品均出現到期兌付困難。維持兌付的成本逐漸增大,打破剛性兌付的壓力卻在增加:數據顯示,截至2013年底,廣東省銀監局轄內信托公司存續信托理財產品達1033只,比年初增加約31%。但伴隨資產價格下滑,綜合平均收益率已同比降低0.36個百分點。

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,國際無抵押債券平均違約率是4%至5%,從代銷銀行、發行信托機構角度,信托違約和銀行不良貸款一樣,是非常正常的現象。“隨著部分行業去杠桿資金流趨緊,打破剛性兌付的壓力已在加劇。”

事實上,按照《信托公司管理辦法》,信托公司開展信托業務,不得承諾信托財產不受損失或者保證最低收益。廣東省銀監局非銀處負責人認為,“在信托產品的制度安排上,根本不存在剛性兌付,本來就不具備法律強制性。”

然而,在眾多信托產品兌付實際操作中,信托機構賠不起,代銷銀行不想賠,投資者問責無門,缺乏有效的問責和市場化“兜底”機制,使兌付糾紛頻頻上演。

北京隆安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金作鵬表示,2011年以來,他已受理數十起信托到期兌付糾紛,最終都是以撤訴為條件,達成剛性兌付和解。“不剛性兌付會造成維權風險。如果支持投資者訴求,對行業、公司的影響又很大。”

“捂住”風險難掩新隱患

形成剛性兌付的源頭在哪里?據介紹,上世紀90年代末,廣東國際信托投資公司向省內外、國內外500多家債務人發放貸款近130億元,因未嚴格審查債務人的資信和償債能力,導致嚴重支付危機。此后,國內信托產品形成剛性兌付潛規則,運用資金池、“借新還舊”方式保兌付。

伴隨轟動一時的廣國投破產案,國內信托業已經過6輪整頓,兌付問題依然頻發。

“非市場化的剛性兌付可能導致風險被普遍低估,過度投資不可行項目。”標準普爾大中華區總裁周彬說《經濟參考報》記者采訪發現“一刀切”的兜底做法滋生了多方風險意識薄弱、產品發行缺乏評估等一系列風險。

一是不管“能不能買”,投資群體風險意識淡薄。2011年2月,上海市民吳竹成以300萬元購入某集合信托計劃。根據管理報告,截至次年9月30日,該信托產品浮虧便接近45%。記者在投資者出示的合同中看到,風險評估報告簽字處為空白。“自己確實連合同都沒看就買了。”而根據《商業銀行理財產品銷售管理辦法》,風險承受能力評級應由客戶填寫。

二是不顧“該不該賣”,理財擔保銷售弄虛作假。銷售違規宣傳、擔保審查不嚴,也使投資者盲目入市。

以今年1月陷入兌付危機的中誠信托“誠至金開1號”產品為例,作為其擔保物的陜西某煤礦在信托發售前未獲得采礦證,并不具備作為擔保物的資格。“不論投資者自認倒霉還是獲得兌付,都不應影響追究失職者責任。”上海一家基金子公司負責人認為,剛性兌付掩蓋了責任追查。

三是不問有無資質,信托發行成為融資套利。事實上,信托業存在的“剛性兌付”潛規則已波及多種投資品,影響深遠。比如,基金子公司、券商資管計劃,乃至私募債市場的“剛性兌付”同樣應運而生。

相關標簽:
江苏7位数18171期